“郝云”对生活的不满,以至于活成了仙儿

聚娱汇

写了那么多文章,在这个压抑的冬天,也想发一篇深度文,酝酿了很久,耳边的荡起“去大理”,嗯,就写郝云吧!

第一次听到郝云的歌,还是因为05年去了一趟厦门,五月的天气像个撒娇的小姑娘,天空放晴的沙滩上,瘦骨如柴的流浪歌手弹唱着“活着”

谁在乎他经历了什么,反正他的歌对了我的胃口。

自己有了那么点年纪 开始喜欢一些实在有沉淀的歌不知道有没听过郝云的“去大理” 歌词略带自嘲,无奈,听到了对自由的向往吗? 接地气,一听就爱上这个大叔。

没有商业的味道 感觉很好 我是这样认为的,喜欢的歌 喜欢的字,多是因为和你自己的生活经历有了碰撞,对上你的胃口。

大概没多少人知道郝云曾经也是个长发飘飘开着机车的风一样的男老师,梦想成为一名牛逼的吉他大师。今天的郝云,不做“白日梦”的郝云,对理想生活仍怀抱执着,他说经常站在一个万人的舞台上演出挺高兴,只希望自己不要变得没底线,变成一个对自己没有标准的人,甚至于麻木到演出之前不去调音,生活中,有过这种状态的人有几多?

《心花路放》票房超10亿,所有主创把酒言欢庆祝胜利,但创作出《去大理》的郝云似乎没有煞有介事地把这首歌拿出来为个人多宣传几回的意思。谈到歌曲,他只笑着说喜欢宁浩的电影,合作是义不容辞的,是开心的,接着给黄渤版本的《去大理》点了个赞。“他在电影里边演的是一个歌手,一个过气的歌手,他本来也确实是一个过气的歌手!(笑)这个我在春晚的时候才了解了更多,才知道他以前真的是一个职业的歌手,而且还是载歌载舞型的。由于电影里边功能性的需要,他也确实需要他自己唱这首《去大理》。我唱自己的歌,我自己觉得可能是我想要的一种味道。他唱的时候,他在录之前我就知道,他张嘴的那个声音一定是我想要的另外一个感觉。所以电影里边听到的那个版本我自己也特别喜欢。”

《去大理》好听,而且勾起了许多小青年内心的小冲动,微博一时涌现出许多帖子讨论大理、大理的客栈,以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说爱就爱的邂逅。郝云听了直发笑,2013年春天他去的大理,回来没多久宁浩导演便找上门来让他写插曲,一切水到渠成。这下,他内心感受到歌曲的成功,值得高兴,头脑却时刻保持冷静,一边一如常态地调侃,一边轻轻给这些心猿意马的家伙补上了一刀:“一定要理性看待说走就走的旅行啊!不是每个人出去都是满载而归的收获,也不一定都是满载而归的机遇。万一是遭遇呢(不好的事),到时候别找我来负责就行。

下面看看两条网友评论,想说的,也正是小编的心里话。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开着车,

飞驰在去大理的大公路上,

旁边坐着那位我希望她30岁不嫁又希望她能嫁出去的女人,

后面坐着我这一生中最要好的两个朋友。

我们撒野在大漠边疆,雪域高原,看日出日落,对酒高歌,看尽人生繁华寂寞,

在一片虚无中与苍茫大地,与皑皑苍穹,一同睡去。

——嘿你的糖

我慢慢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明明自己平淡无奇,

却总是固执的认为自己不一样,

生性懒散接近一事无成。

可反而有一种淡淡的骄傲,

自认有一颗能明事理的心,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虚假的世界,

我既心醉神迷,又厌恶不已。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死了,

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

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

日复一日,

更机械,

更装腔作势地,

重复他们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敲完这篇文,耳旁“去大理”依然在宛转悠扬,我一直喜欢单曲循环,郝云这家伙,估计真活成了仙儿。

更多内容请跳转到 原文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