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下岗女工10年后回厂再就业:大冬天暖气不热,工资2000也愿意

棋簿紫   03月29日

冬天,不到傍晚5点,天就暗了下来,东北边城这座厂房,除了窗户玻璃大片碎掉,其他的,基本是10年前的样子。2009年,缝纫工吴姐从这里黯然下岗。签字的时候,吴姐哭了:国营厂工人的身份成为历史,再也回不来了,我的工厂。

然而,在离开工厂将近10年的时候,2018年底,吴姐又回来了。不过这次性质不同,厂主人是私企老板,吴姐是打工阿姨或者打工大妈。工资不高,最低2000,最高3000,但吴姐还是乐颠颠地回来。10年了,她的心一直属于这里,从未放下。

跟吴姐一起回来的还有当初的一部分工友。10年前她们还能彼此称呼小王小张小李,如今再聚,称呼变了:老王老张老李......

虽然是供暖期,但热度有限,时不时地,吴姐就得套上自带的保暖手套做缝纫活儿。吴姐说可以理解,老板是要考虑成本的,不能拿国营厂的福利跟现在比。

这位大姐10年前就跟吴姐在一个班组,响当当的生产能手,如今“故地重游”,依然可见当年风采。大姐说:像我们这把年纪的,找工作已经很难了,这个老板好心,用熟不用生,我们十几个人就搭伴回来了,很珍惜这个机会的。

这些老缝纫工虽然还念着曾经的国营厂时代,但活在当下,她们比较现实:现在做的都是外贸活儿,订单保证,开资保证,这就可以了。国营厂名声好听,可开不出工资有什么用?得比。

在吴姐看来,现在工作的地方虽然还叫厂,但跟10年前相比,也就是一个班组的规模,连一个车间都算不上。那时候,这个服装厂在当地虽然不算太大,但也有上千号女工,每每下班,场面非常热闹。

如今晚上下班,热闹不在,楼梯内的吴姐形只影单。厂房内的楼梯,吴姐虽然将近10年没有走过,但依然熟悉,她说自己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厂子大门。19岁进厂,39岁下岗,20年无数次地楼上楼下,如今“故地重游”再就业,吴姐的话语令人感慨:上楼梯下楼梯,反反复复,由陌生到熟悉,由熟悉到习惯,人这一辈子不就这样吗?(棋簿紫/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