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东北大妈叫快手:1秒分拣2只皮皮虾,半年顶男人一年工资

棋簿紫   03月27日

提起快手,立马就有人说:重工业烧烤轻工业快手(或喊麦)。不是那样的。在辽宁东港,专门有一些大妈分拣工,她们因为分拣海鲜速度快,被称为快手。3月的东北沿海属于海鲜淡季,能在海鲜市场干上活儿的,都是快手中的快手。

李大妈就是这样的快手,即便是青黄不接的海鲜淡季,她也是天天有活。工钱一小时30元,像她这样一天分拣10小时以上的,工钱300元打底儿。李大妈说,她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挣500元,15个小时连轴转,第二天就不想起来了。不想起来不行,心未动行已远,有活儿的时候,不想起来的李大妈已经到了海鲜市场。

为什么要这样跟自己过不去?这位正在搬皮皮虾的大妈说:淡季,人多活少,有的是人在排队等着。一天到市场的皮皮虾不过一两千斤,这点活儿,有十个快手就解决了,李大妈不干还有王大妈赵大妈,这次喊你你不来,下次直接就把你屏蔽了。

3月份东北海鲜青黄不接,一两千斤皮皮虾上岸后到市场,能有十个八个商户在等着拿货,粥少僧多。海鲜批发商不能让商户等时间太长,这就需要快手大妈快分快拣。

快手大妈们把刚进市场还没分拣的皮皮虾称为“一栏儿”,而她们需要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把公母、大小、死活的皮皮虾分开,还要剔干净皮皮虾身上的网线。

这种身上有三道白杠的皮皮虾就是母的,当地人戏称戴项链,快手大妈要眼疾手地将它们分拣出来,根本不容许有仔细瞅的时间,基本上1秒钟2个,无差错的秒辨。

在分拣工里,李大妈就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嘴上说笑着,手上不闲着。分拣海鲜的活儿都是跟着潮水走,最怕凌晨两三点睡得正香的时候电话响,天多冷都得穿上衣服去市场。李大妈说:俺们跟110、119和120都是一个系统的,24小时不关机,随叫随到。睡觉插空睡、吃饭糊弄吃。

快手大妈夜里来夜里去,多年下来就成了动作大嗓门大的女汉子。快手大妈说:没办法,俺们也想耍耍赖赛(方言:撒娇),但是胆儿小你晚间连家门都出不来,遇到不三不四的人,你咋咋呼呼地他就不敢怎么样。我们这把年纪,上有老下有小,要么就是孩子上大学,要么就是娶媳妇嫁闺女,哪样不得钱?

快手大妈大多数是从刚嫁到东港的时候就接触海鲜分拣,几十年的锤炼,她们成了快手中的快手,而她们的收入也是让自己的老公高看一眼。海鲜分拣是分季节的,笼统算下来,一年当中快手大妈能干半年的活儿,最高的收入在5万元左右,基本上是自己老公全年的收入。对于小地方的普通人,半年收入5万元已经相当可观。但是,可观的背后,有谁愿意关注她们的不可观?(棋簿紫/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