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处于一个满是坏人的环境之中,摆脱痛苦的唯一方式是自己变坏

第一心理   04月01日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你经历过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你认为对一个最大的惩罚是什么?

你觉得一个人会从好人瞬间变成魔鬼吗?

实验

1961年,美国康乃狄克州纽黑文市的报纸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广告:

“寻求志愿者来耶鲁大学进行记忆力和学习方法的研究。任何非大中学在校生,年龄在20-55岁,身体健康的成年男性都可以报名,志愿者可获得每小时4美元的补助,以及交通费。”

很快,当地15名工人,16名售货员或商人,9名在校专家成为了应征者,也就是这次心理学实验的实验对象。

该实验由27岁的耶鲁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斯坦利·米尔格兰姆(Stanly Milgram)精心设计,根本不是什么记忆力和学习方法的研究,其真实目的是探究人性深处对于权威的服从程度。

斯坦利让前来参加实验的志愿者分别担任“教师”和‘学生”两种角色。

其中,“教师”在屋外通过通讯设备向学生提问,而“学生”则会被固定在屋内的椅子上,负责回答问题。

然后,斯坦利会告知那些扮演“教师”的人,惩罚会让学生更加有效地学习,因此,当学生答错的时候,教师要操纵设备给学生微弱电击,电击强度会逐渐增加,但都在安全范围内。

担任“教师”的受试者不知道的是,在屋内回答问题的学生其实是斯坦利找来的演员,根本不会有真正的电击。

实验最初阶段任务还算简单,“学生”出错不多,不过随着记忆数量的提升,“学生”的出错率越来越高,“教师”对他施加的电击强度也越来越强。

我们知道,人体所能承受的安全电压是36伏,超过100伏,人体会有麻麻的感觉。

大约75伏开始,学生开始发出呻吟声。

到了120伏的时候,他甚至喊出声来:“电击已经弄得我很痛了!”

到150伏时,他惨叫道:“我受够了,放我出去!”

如果此时“教师”动摇,站在他旁边的斯坦利会以命令的口气说:“请继续。”

到270伏到300伏时,“学生”会歇斯底里地叫喊:“我有心脏病,我要立即退出实验!”

受试者如果再次犹豫不决,斯坦利则会说:“实验要求你继续进行。”

300伏以上,学生开始猛烈撞击墙壁。当“教师”以几乎祈求的目光转向斯坦利时,他则会更加严肃地说:“继续进行实验是极其必要的。”

如果斯坦利教授连说了三次“你必须继续”之后,教师仍然拒绝电击屋内的学生,那么这个实验就正式结束。

那边是学生痛苦的呻吟和求饶声,而这边又是主试咄咄逼人的权威命令,你会怎样做呢?

你是选择服从权威?还是勇敢地说出“不”?

实验的结果却令人震惊。

数据显示,70%的人会选择不断地电击屋内的学生,直到按下300伏的电击按钮时,才有人开始坚决反对。

如果你的身边都是恶魔,那么你也会变成恶魔

这个实验被称为“服从权威实验”,心理学家给出的解释是:人类有一种服从权威命令的天性,在某些情景下,人们会背叛自己一直以来遵守的道德规范,而听从权威人士的话去伤害无辜的人。

不过,对于这个实验也有人提出质疑,心理学家刘嘉就曾说:一个刚认识的27岁助理教授能有多大的权威?

孤立,是对人最大的惩罚

对于服从权威实验的讨论,持续了数年,心理学家发现了更深层的原因,人类希望通过服从行为,被一个群体所接受。

一方面,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另外一方面,我们每个人也是社会的人,只有在社会的框架里,在群体的归属中,我们才能定义自己的身份,找到自己全部的价值。

如果你有过被孤立的经历,你一定忘不了那种感觉。

孤立,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被孤立时的感觉,犹如刀割一般,这并不是比喻,而是科学证明的结论。

心理学家刘嘉在《心理学基础》中记录过如下实验:

刘嘉让受试者来参加一个传球的电脑游戏,整个过程需要人和电脑共同参与。

最开始的时候,电脑屏幕上会出现两个小人相互传球,他们时不时的会把球传给受试者。

随着试验的进行,两个小人不再把球传给受试者,也就是说,受试者被孤立了。

这个时候,用功能磁共振脑成像仪来观察受试者的大脑活动,会发现受试者的脑岛(insula)开始激活。

脑岛是我们大脑的痛觉中枢。当你被捅了一刀,你的脑岛就会激活。而当你被一个社会群体排除在外的时候,你的痛觉中枢脑岛也会激活,就好像是有人捅了你一刀一样。

我们知道,人类的天性就是逃避痛苦,我们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现在我们可以反过来理解,正是因为你处在一个周围都是坏人的坏境中,为了摆脱痛苦,你唯一的选择就是自己也变坏。

- The End -

作者 | 神奇小小

第一心理主笔团 |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

参考资料:《Social Psych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