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独行医侠”黄维:今后不再“独行” 组建的公益医疗救援队已有17名队员

封面新闻   01月13日

封面新闻记者 叶海燕

1月8日,四川乐山市沙湾区人民医院医学影像科的医生办公室,坐在里边靠墙位置的黄维,聚精会神地看着病人的CT影像资料,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诊断报告。

他是病人眼中身穿白大褂,戴着蓝色口罩的一名普通医生。因为一年前的援鄂之旅,他也是受人敬佩的“独行医侠”。

但今后,他可能不会再“独行”——他组建的公益性医疗救援队,如今已有17名志同道合的队员,随时准备“即刻救援”。

一个人的远征

“我想成为儿子心中的‘奥特曼’”

虽然已经过了将近一年,黄维回忆起2020年1月31日,一人一车,用17小时驾驶1200多公里,赶到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的支援行动,仍然记忆犹新,尤其是家人的不舍和惦念。

临走前,他抱起了4岁的小儿子,对他说:“爸爸要离开家里一段时间,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小儿子依偎在他的怀里,眼睛里噙着泪水,不舍地说:“爸爸,你不要走。”

虽已不是第一次回忆临行前的一幕,但黄维的眼眶还是不自觉地红了。“儿子还小,我没办法跟他解释我是去武汉进行医疗援助,但是,我也是下定了决心,非去不可。”想到儿子最喜欢的动画人物是奥特曼,他轻轻地抚摸了小儿子的脸,说:“你看奥特曼是不是要打怪兽,爸爸这次也是去打怪兽了。”

11岁的大儿子送他出门,到了门口问他,“能不能不去?”他反问:“你是希望爸爸当一个懦夫,还是迎难而上?”

“我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举动有多伟大,更不是想借此出名,我是父亲,希望能为我的两个儿子树立榜样。“黄维期待着,等他的儿子长大了会明白父亲所做的这些,成为儿子们心中的英雄。

2020年4月1日,黄维从武汉回到位于成都市大邑县的家中,家人和医院领导为他接风。“回来后,我发现平日里在幼儿园调皮捣蛋的小儿子变得懂事些了,大儿子学校的老师曾邀请我作为先进人物去学校进行演讲,大儿子婉言拒绝了,他认为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使命。”

被荣誉和掌声包围

“最好的感觉是‘被需要’”

2020年11月,“独行医侠”黄维被评为“四川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一年来,黄维多次被地方或单位、组织被评为优秀个人。

黄维曾在大邑县一家卫生院工作,2019年11月1日,正式在沙湾区人民医院上岗。还未和医院同事完全熟络起来的黄维,因为“特立独行”的援鄂之举,仿佛一夜之间在医院出了名。”当时他来医院工作才两个月,我们对他还不算特别了解,他出发前两天听说他想去武汉支援,让我们惊讶的是说去就真的去了,当时大家对新冠病毒的情况都不明晰,他一个人开着车就去了武汉,让我们特别佩服他的精神和勇气。”沙湾区人民医院医学影像科主任赵柳说。

“一次援鄂行动,让我得到了很多奖励和荣誉,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能在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贡献一己之力,我认为这个比奖状和荣誉更值得骄傲。”黄维说道。

1月23日,武汉封城,江夏区中医医院成为了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收治医院。1月28日,在医学影像交流微信群中,江夏区中医医院放射影像科医生在群里发布求助信息,医院急需医学影像方面的人员支援。黄维看到后立即在群里回应:“我有时间!有需要我马上来!”

“当时我了解到,江夏区中医医院放射影像科23名医护人员,其中7名诊断医师就有4名正在隔离。3名诊断医师连轴转,巨大的工作负荷让我很担心他们的身体。抗疫一线有需要,恰好我是专业对口的医生,义不容辞,我必须上!”回忆起武汉两个月的支援经历,黄维称“恍如隔世”,这一份“被需要”,让他感觉自豪且幸福。

不再“独行”

“我要组建一支公益医疗救援队”

“无论是非典、地震,他都是第一时间冲向一线,包括这次去武汉,我没有阻拦他,因为我知道是拦不住他的。”黄维的妻子孟丽君说。2003年医学专业毕业的黄维还曾参与抗击“非典”的工作,在一线待了1个月。2008年*,他在大邑县乡镇卫生院工作,震后三四天,就去了都江堰市人民医院增援,后来又去了一个专门运送伤员的机场帮忙。

“平时也会做一些公益,我想这一切是受我父亲言传身教的影响。”黄维的父亲曾是四川古蔺县的一名“赤脚医生”,同时还是村里的村支书。“作为一名基层干部,父亲为人清廉,同时还是个热心肠,大家都觉得他很耿直。”

“即刻救援队”部分成员合影

如今,“独行医侠”黄维正在筹备一支公益医疗救援队,从孤军奋斗到团队作战。“援鄂之行结束后,我认真地进行了反思,在江夏区中医医院的两个月有哪些做的还不足。同时我也认识到,一个人的力量是单薄的,如果有一支专业的医疗救援队伍,灾难发生时,就能在一线搭建一家小型的临时医院。”

黄维给救援队已经起好了队名:“即刻救援队”,救援队已有17名队员,是一支地地道道的“川军”,队员们是来自川内各医院的内科、外科、医学影像等专业的医护人员。“即刻救援队伍是公益、非盈利性质的,主要针对突发情况下,入院前患者的现场救治以及中途的转院搬运工作。”

这段时间以来,他都在利用着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忙着“即刻救援队”的筹备工作。他期望着在下一次“上战场”时,他不再是“独行医侠”,而是以救援队伍一员的身份,和一群“医生侠客”们并肩作战。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