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枫新电影《我的姐姐》真的烂尾了吗?

星扒客   04月09日

《你好,李焕英》的成功证明了小成本、温馨题材的电影也拥有无限可能。

这之后又一部类似题材的电影上线。

虽然目前票房也已经突破5亿,但是比起《你好,李焕英》一边倒的好评,这部电影的评价就比较两级分化了。

今天就来聊一下这部

《我的姐姐》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我的姐姐》之所以有如此高的票房最关键的一个原因主演张子枫。

妹妹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

前两年参加慢综艺《向往的生活》,因为不争不抢又天真烂漫的性格圈粉无数。

综艺扩大了她的知名度,而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张子枫也从来没有掉过链子。

儿时出演《唐山大地震》中被妈妈放弃的小女孩方登。

因为一滴眼泪收获无数赞誉。

合作过的演员导演,无论多大牌,对这个小女孩的评价都很高。

长大后她的灵气也没有消散,《唐人街探案》中的一个笑又让人记住了她。

演技在线,综艺打开知名度,成为“国民妹妹”的张子枫自然受到大众的欢迎。

所以《我的姐姐》前期的宣传重点也都压在了张子枫身上。

从演技到个人,甚至妹妹还为这部电影献唱了主题曲。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有大批妹妹的演技粉愿意走进电影院去支持一下。

再加上《我的姐姐》这部电影的题材又直戳时下社会痛点。

在女性意识逐渐觉醒的现在,“重男轻女”这种传统老旧思想依然没有被杜绝。

《我的姐姐》所讲的刚好是这一部分。

一场车祸让张子枫饰演的安然失去了父母。

这场意外让安然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她需要面对的还有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5岁弟弟。

弟弟是在安然快成年的才出生的,因为爸爸的重男轻女,安然从小被寄养在姑妈家里,

在还没开放二胎的年代里,爸爸为了再生一个儿子,甚至不惜说安然是残疾,就为了去开一张准生证明。

成年后的安然基本也没有用过家里一分钱,她上大学所有的费用都是靠自己挣的。

而安然为了逃离父母,也为了自己的未来,正在准备考研,这时候意外却来了。

所有亲戚都认为弟弟是安然的责任。

他们全都冠冕堂皇的要求安然抚养自己的弟弟。

而安然全部都拒绝了,她说:

“我要考研,我要去北京,我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可能一直围着他转。”

“我要养他的话,我这辈子就完了。我将来还要结婚生娃呢。”

“他没有错,但我也不能为他放弃更多了。”

哪怕亲戚们一直在骂她白眼狼,骂她没良心,她也一直坚持自己的选择。

她不想把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未来全都搭在这个弟弟身上。

与安然相对的还有一个角色就是安然的姑妈,姑妈的人生可以说是安然选择的另一面。

姑妈从小就是姐姐,父母同样的重男轻女。

在她小时候,妈妈会在她睡着的时候给弟弟切西瓜吃,还会叮嘱弟弟快点吃,不然待会姐姐要醒了。

长大后,姑妈又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尽管姑妈考上的是大学里的俄语系,而弟弟只考上了中专。

当她想在俄罗斯做生意时,又被叫了回来照顾弟弟的孩子。

她的一生,都在为这个家付出,往小了说她一直都在为弟弟付出。

而她自己的人生却被毁了,嫁的老公常年瘫痪在床,甚至这个老公在安然小时候还偷看过安然洗澡。

而姑妈也默默的接受了这样的人生,她的思想已经麻木到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任何问题。

所以在安然抗争的时候,她还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安然。

尽管她本人就是这“重男轻女”思想最大的受害者。

故事的前半段很精彩,安然歇斯底里的拒绝,亲戚们的道德绑架,弟弟的不听话,到最后安然无奈的选择照顾弟弟,种种都戳中无数观众的心。

而受争议最大的其实就在后半段。

一个是弟弟突如其来的懂事。

在前半段中弟弟还是个熊孩子,朝姐姐吐口水,往姐姐床上倒剩饭,为了一个包子大喊大叫。

后半段的弟弟却懂事的吓人。

姐姐生理期会学着大人的样子煮红糖姜水;会在别人为难姐姐时出来维护姐姐;甚至最后为了姐姐的未来主动打电话给领养家庭说自己愿意被领养。

一切的行为都大大超越了他本人的年龄。

另一个则是安然的选择。

安然决定把弟弟送养给别人,但是在和弟弟的朝夕相处中逐渐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

最后安然还是把弟弟从领养家庭中带了出来。

这样的结局,在观众看来,完全抹杀了姐姐前半程的努力,她终究走上了姑妈的老路。

这样的结局的确不够完美,或者说不够符合大众的期待。

但它又有那么差吗?

很多人会拿天涯的原版故事做对比,在真实的故事中,弟弟被送养,姐姐最终家庭生活幸福美满。

但在这之外,她同样承受着来自外界的谩骂,很多人说她冷血。

而电影的结尾是一片祥和。

姐姐接纳了自己的弟弟。

很多人说这不符合安然的人设,但在扒一姐看来,这其实提供的是另外一种选择。

每个人的性格、想法以及经济能力各不相同,在做选择时所要承担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

向左走向右走,是安然的选择也是现实中每位姐姐的选择。

外人的每一次评判无非是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再一次评价一个人的选择。

这和电影中的那群亲戚又有什么区别。

《我的姐姐》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是《踢皮球》。

这个名字一方面代表了剧中弟弟最爱的运动以及最后他和姐姐在大街上踢皮球的温馨场景。

另一方面这个词本身还有一个含义是对事情相互推诿而不愿负责。

那这个皮球说的是谁,是影片中的弟弟。

很多人都看到了姐姐的不容易,却忽略了弟弟。

弟弟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出生不是自己选择的,之后的人生也在被各种人安排,因为年纪小,他甚至没有选择权。

《我的姐姐》很多人看到了姐姐,却忽略了这个词的主语“我的”,这个我的特指的便是弟弟。

姐姐不容易,那弟弟呢,又何尝容易!

后半程,他一夜之间长大。

这背后的原因无非就是想要抓住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整个事件中唯一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亲戚的施压一方面是压在姐姐身上,另一方面同样压在弟弟身上。

在一次又一次的争吵中,5岁的弟弟也明白自己正在被嫌弃。

所以他被迫长大,被迫成熟,只为了不被抛弃。

这是扒一姐在影片外看到的另一层含义。

电影最后的结局其实算是给了这个弟弟一个完美ending!

当然你会说这样的结局不是拿姐姐的未来换的,一切的争论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最后的结局还是对姐姐不够友好。

但电影是对现实的加工,它表达的是可以比现实更残酷也可以比现实更温馨。

无论哪种,在戏外能够引发讨论就是好的,这说明它正在被关注!

《我的姐姐》让观众对现实中容易忽略的“重男轻女”思想引起了重视,这是她带来的现实意义。

影片结尾带来的争议也正说明了观众正在正视这个问题

查看原文